生活越来越亮,我们却越来越晦暗。

瞎几把写

他第一次遇见月岛先生的时候,先生套了件浅棕色的针织毛衣,头发不算短,额发遮住了眉毛。他们说先生的眉眼有些许像自己,但他自己不那么觉得。先生的双眼是那么清澈明亮,漫步在他的双眼中能够呼吸到雨后的空气,感到阳光坠落在身上暖洋洋的。月岛先生比他要矮一个额头的高度,说日语的时候带了点关西腔,说中文有点像是福建人。后来先生告诉他,原来教他说中文的老师确实没有他说话那么标准。

他第一次遇见月岛先生的时候,先生招呼他喝茶,他对茶根本一无所知,自然分辨出什么是好茶什么茶不好,更别说是茶的名字。那天在场的还有其他人,先生同他们饮茶时谈笑风生,旁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话题。只有谈到西方文学时才能稍稍将他从困乏中捞出,但评论的话语无非是奇怪短浅的批判。后来先生告诉他,原来先生也对茶一窍不通。

他第一次遇见月岛先生的时候,先生向他招手,邀他去赏樱花。他像个小姑娘一般心跳加速,面颊绯红,被人当成是个病患。他走过去的时候先生牵了他的手,先生的手十分温热。他被先生牵着走进树林,一路上谈天说地。先生说自己有个妹妹,对自己蛮中意,要不要见个面试试。他问先生他们兄妹俩相像吗。先生摇头。先生说妹妹比自己还要男子气概一些,比自己还要有家主气质一些,于是干脆就让妹妹当了真正的家主。他摇头,说不愿。后来他们走到樱花树下,却没有樱花,他才醒悟过来这个季节根本就没有樱花。后来先生告诉他,原来先生的妹妹确实有了意中人,但不是他,不过家主确实是妹妹。

他第一次遇见月岛先生的时候,从没有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先生会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给他一个拥抱,先生会与他回到老家,先生会与他同床共枕,先生会与他同床共枕,先生会与他共赴未来。

评论
热度(1)

© 吟北-RD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