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越来越亮,我们却越来越晦暗。

求脑洞,跪求

偶尔小天狼星仍能梦见西弗勒斯,那个跟他一起左数右数快活了四十年却在三十八岁那年去世的老男人。他活着的时候总是缄默,死了也没什么动静。小天狼星能够大大方方地承认,他甚至连对方的遗体也没见到,只有残留在校长室里的一副画像——说实话,有一回小天狼星还打算去看看他,再拌两句嘴,可惜那幅画是浓墨重彩的笔画构成的,根本不会动。


——————————————————————

准备搞一个sbss的小料,如果弄出来的话就在句号太太北京slo那里放着x

没搞出来就拿来更新

【SBSS】Competition

*句号SBSS小料本G文

——————————————————————————————


——相处就好比熬一锅魔药,需要足够的耐心及头脑才能冒出完美的气泡。


  01

 

  上学时期西弗勒斯·斯内普与小天狼星·布莱克互看不顺眼是人尽皆知的事。

 

  与小天狼星·布莱克同为格兰芬多四人组成员的詹姆斯·波特先生能够笃定,小天狼星·布莱克心中对西弗勒斯·斯内普恶作剧的心思绝对要比他多得多,只不过他比较善...

总结

把最近写的一些东西都归纳一下,然后停笔好好考试。没什么人看,自知功底不深,谢谢之前各位的喜欢。

——)——)——)——)——)——)——)——)——

【盾铁】在十二点之前

托尼·斯塔克生日贺文,第一视角

http://anbieten.lofter.com/post/1d50af5c_fe61b9f

【SBSS】Relationship

战后的一点小甜饼,第三视角

http://anbieten.lofter.com/post/1d50af5c_fe61b02

【德哈】You You

战后,双向暗恋,第三视角,未完结

http://anbieten.lofter...

【Stony】在十二点之前

5.29托尼·斯塔克生日快乐




我醒来的时候,手边上只有一部正在发光却不能使用的手机,和无尽的水泥石块。

 

史蒂夫今天像是跟谁约好了似的,注定要来跟我吵架。他从来没有像这样生气地堵在实验室的门口,却又不用他的最高权限打开门。我那时候嘴里叼着一只甜甜圈,AC/DC在我的脑袋上方盘旋,笨笨手忙脚乱地在实验室里帮我找一些微不起眼的小零件,这一切本来是多么惬意。然后我看见了史蒂夫,他就那样站在门口,但是我看不清他的脸。于是我决定走过去,给他一个带着甜甜圈味道的吻,再回来搞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

 

可是,当我凑到史蒂夫跟前,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于...

【SBSS】Relationship

——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拥抱中沉沦。


他期待有人从背后将他环住,带着海的气息,最好那个人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也许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未见过海,但他也许从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身上感受过。只要小天狼星·布莱克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就能感到是谁正在迈步走来。


他喜欢在落日下熬着难以名状的魔药,望着锅中气泡渐生渐灭,落日余晖在屋中流连,甘草气息在空气中弥漫。他喜欢听见小天狼星尽量小声地打开门,想要做个恶作剧,却知道被发现时可怜的叹息。他喜欢听小天狼星把装着食物的纸袋子扔在桌...

一只句号_1:

大连slo3 D8 北极圈不相信春天 摊宣

冷到爆炸的一个摊子


这次发不完的东西会在北京slo11继续发

部分会开通贩

【DH】You You

01

 

德拉科·马尔福的白玫瑰开在窗台。

 

从来没有人试过把白玫瑰种在窗台,至少在哈利·波特的眼中确实如此。

 

那些娇艳欲滴的花朵不分一年四季地绽放,花瓣惊心动魄,从未凋零在地上,无时无刻不在以最为靓丽的一面迎接自然的馈赠,却在鸟儿飞上枝蔓时压弯了腰。这让哈利·波特想起了那个金发的斯莱特林,他一定是给这些白玫瑰施了咒,好让这些花跟他一样光鲜亮丽。

 

 

02

 

哈利·波特离开了魔法界。

 

其实仔细说来,他并没有抛弃他的魔杖,他父母给...

【CHRISNEY】差点就忘记重要的日子

CHRISNEY


Summary:4月4日,在公园里刷Twitter的Chris遇见了碰巧路过的Robert,他们寒暄了几句后便分道扬镳。后来,Chris发现首页几乎都是给RDJ的生日祝福。这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忘记了男人的生日。


*Downey单身设,雷者误入


——————————————————————————————


   他对于天气的转暖表示欢迎。


   云层翻卷在天际,Chris在公园里随意选了一...

【SBSS】暖色调的画

Summary:患上躁郁症的西里斯·布莱克突然开始画画。


  01


       西弗勒斯拐进格里莫广场12号时,西里斯·布莱克醉倒在桌上。


       他们仅仅对望了一眼,便继续做着自己的事。西里斯给自己续上了瓶子里最后一丁点儿威士忌,西弗勒斯从口袋里掏出玲珑的药瓶摆在桌上,用无声咒将它们放大;西里斯持起杯子,小口品尝那些琥珀光泽...

© 吟北-RDJ | Powered by LOFTER